四川扶贫攻坚 将把握五个重大问题打五张“有机结合牌”

分享到:
更多
  新阶段扶贫攻坚战怎么打?发力重点在哪?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与会同志形成共识——

  在贯彻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奋力推进“两个跨越”的关键时刻,四川全面打响脱贫奔康攻坚战。攻坚战该怎样打?主攻方向何在?发力重点在哪?

  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与会同志结合自身实际,就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事关全省扶贫开发全局和方向的重大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共识已然形成——

  打赢这场战役不仅需要背水一战、决战决胜的坚定决心,坚韧不拔、勇往直前的顽强斗志,还必须把握好五个重大问题,打好五张“有机结合牌”,即注重脱贫致富与全面小康的有机结合,注重加快发展与扶贫开发的有机结合,注重精准扶贫与区域发展的有机结合,注重夯实基础与提升能力的有机结合,注重政府主导与社会动员的有机结合。

   1

  目标任务

  精准扶贫看高度

  两大任务时间上要同步,内涵上要同向

  几天前,甘孜州丹巴县丹东乡二道桥村刚刚结束了不通电的历史。甘孜州州长益西达瓦将这个喜讯带到了省委十届六次全会的会场。“一日不通电,一日就不能脱贫,全面小康的任务就一日无法实现。”喜悦之余,益西达瓦也在思考,通电、脱贫、奔小康,三者方向和内涵是高度一致的,贫困的根子不除,全面小康就是一句空话。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凉山州州长罗凉清说,扶贫就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贫困地区已经成了四川的一块‘呆矿’。”攀枝花市委书记张剡看来,贫困地区就像此前攀西地区的钒钛磁铁矿,是呆滞的,激活这些“呆矿”将赋予四川更多的活力和动力。“贫穷的反义词是富裕,难道扶贫只要提高经济收入就可以了吗?”省住建厅厅长何健抛出问题。在他看来,衡量全面小康有多项指标,扶贫攻坚也有多种内涵,既有经济的,也有社会保障的,更要有精神层面的。

  “扶贫更要扶智。”电子科技大学党委书记王志强对此感受很深,在他看来,扶贫攻坚一定不能仅仅把提高经济收入水平作为唯一目标,而应该包含社会保障、人才培养等多个层面的目标。

  与会者形成共识,同步小康不是“齐步走”,结果也不可能一个样,扶贫攻坚核心任务是消除绝对贫困。

   2

  总体思路

  创新思考换角度

  加快发展解决“大多数”,大力帮扶解决“极少数”

  省财政厅厅长王一宏表示,2020年前完成扶贫开发的目标,需安排资金将超过千亿元,其中还有数百亿元的筹资压力。这么多钱从哪来?加快发展!唯有加快发展,不断提升经济发展水平,夯实公共财政基础,扶贫攻坚才有坚定的底气和充足的“弹药”。

  遂宁市市长赵世勇透露,遂宁市有极少数因残疾等无劳动力的群体,无工作、没收入。过去收入统计时,这群人往往被不断提升的“平均数”所掩盖。今后,还要加大力度帮扶特殊困难群体,帮助这部分“极少数”脱贫。

  “扶贫也是发展。”自贡市市长刘永湘认为,贫困产生的原因有很多,但自然条件较差、长期发展不足,是其直接原因,对于这些地区和人群而言,脱贫攻坚,重在加快发展。“高寒山区是‘金边银角’。”省农科院党委书记宋全安呼吁参会者“换个角度看扶贫”。在他看来,扶贫开发不仅仅是挑战和包袱,也蕴藏着机遇和动力。当前,全省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稳增长的关键之一就是稳投资,加大贫困地区的扶贫开发力度,无疑将带来巨大的投资机遇,为全省经济增长提供强大动力。

  今明两年,我省将开建4条藏区高速公路,投资近千亿元,这不仅为扶贫开发奠定了基础,也为四川经济稳定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

   3

  实现路径

  提升效果看准度

  区域开发解决共性问题,“滴灌”解决特殊困难

  为什么部分地方投入很大,扶贫的效果却不明显呢?资阳市委书记周喜安抛出的问题耐人寻味。

  有人罗列出导致扶贫效果不佳的种种原因:扶贫对象不准,致贫原因不明,扶贫措施不当,导致扶贫效果不佳。形象地说,就是张三生病,李四吃药;胆囊炎当成肾结石;该手术的却只打针……

  自贡市委书记雷洪金认为,要力争做到“三准”:扶贫对象准、致贫原因准、治贫药方准。导致贫困的原因既有共性的,也有个性的。共性的如交通不便、产业不强,个性的如疾病、灾害等等。应该首先“合并同类项”,同一种病,就吃同一种药;同时,对那些“罕见病”、“个性病”,就应该采用更为精细化的政策,每个村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脱贫致富的方法选择也有差异。凭借着点面结合的做法,去年一年,自贡就减贫5万多人,贫困发生率降至4.65%。“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移民搬迁安置一批,低保政策兜底一批,医疗救助扶持一批,灾后重建帮扶一批。”对于大会上提出的“五个一批”的行动计划,何健印象深刻,在他看来,这就像五个不同的“药方”,精准开给了五个群体。

   4

  着力重点

  创新手段增力度

  “输血”摘“帽子”,“造血”拔“根子”

  “帽子游戏不能再玩了。”说到激动处,南充市委书记李仲彬语调提高了不少。多年在贫困地区工作,让他见惯了一些怪现象:一些地方年年扶、年年贫,看似脱贫了,但政府不“输血”马上返贫……问题的症结在哪?根本原因在于这些地方和人群没有造血功能,贫困的根子和土壤没有铲除。在坚持“输血式”扶贫的同时,要加大“造血式”扶贫,两者缺一不可。

  如何培育贫困人口自我发展能力,通过“造血”式扶贫实现治本?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彭琳认为,首先是硬件基础要夯实,路、水、电、通信等制约发展的瓶颈必须突破,不断改善当地发展条件。

  抓住“人”这个关键因素,提升其能力。凉山州正加快推动大凉山教育振兴计划,重点抓学前教育、基础设施配套、职业教育三个方面。南充市积极开展农村实用技术培训,力争到2018年完成劳动力技能培训50万人次,实现转移就业30万人次。遂宁市划定“小连片”扶贫攻坚区域,发展农业园区,在经过专业培训后,贫困人口就地转化成园区员工……

   5

  推进方式

  重构格局提热度

  一人一把柴,烧热扶贫这口锅

  大家有共识,扶贫投入仅靠财政,并不现实。要调动各方力量,形成政府、市场、社会互为支撑的大扶贫格局,一人一把柴,共同烧热扶贫这口“锅”。

  泸州市市长刘强表示,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开发,重在创新机制,比如运用PPP模式,撬动社会资本投入。

  王一宏介绍,今年以来我省首次自主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年内还将针对一些扶贫项目,发行专项地方债券,吸纳社会资金。

  国电大渡河开发公司党委书记何仲辉带来鲜活案例:国电大渡河爱心帮扶基金会自2006年成立以来,到去年底,累计捐建希望学校16所、爱心医院16家,捐助优秀贫困学生近千名。

  广东、浙江对口支援我省藏区工作全面启动。广东省对口支援甘孜州,2014年到2015年2年间共安排项目77个,对口支援资金3.69亿元。浙江省对口支援阿坝州和木里县,2015年共安排项目52个,1.5亿元。

  珠海市对口帮扶我省凉山州已经5年,仅去年就投入2400多万元,实施彝家新寨、住房、交通、教育等项目20个,“帮扶效果显著,解决了很多贫困群众最急迫的问题。”凉山州委书记林书成介绍。

   四向并举凝聚扶贫攻坚强大合力

  “责任定到人头以后,脚指头都抓紧了。”7月8日,省委十届六次全会分组讨论时,自贡市委书记雷洪金跟大家分享抓扶贫工作的“独门秘籍”:每个包村干部和县乡党政一把手都签脱贫责任书,目标任务到人头。雷洪金的启发是,抓扶贫开发,责任一定要清。

  领导责任要实。全会提出,要把扶贫开发攻坚责任压紧压实,建立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管理体制,片为重点、工作到村、扶贫到户的工作机制,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扶贫开发工作责任制。贫困问题突出的市(州)党委、政府每年要向省委、正规博彩十大安全网站报告工作进展情况。县委书记、县长必须担负第一责任人的责任,亲力亲为抓扶贫。

  基础组织要强。宣汉县龙泉土家族乡罗盘村党支部书记李永太有理由自豪:作为国家级贫困县曾经的贫困村,罗盘村在过去12年间完成了从贫困到小康的跨越,去年全村户均收入超过5万元,20多户有小轿车或农用车。光鲜的数字背后,是这位汉子十几年辛劳的付出:和党员们带头用两年的时间在山上凿出一条村道;自费考察学习中药材种植技术。他坚定一个信念,无论何时何地,基层组织都是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的坚强堡垒。

  驻村帮扶要细。两万人,这是资阳奋战在精准扶贫一线的大学生村官、市县区直属机关公务员人数,不少人担任了村里第一书记。资阳市委书记周喜安说,当地对各个贫困高发的村进行了梳理,列出导致贫困的主要原因,对贫困户实施动态化、信息化管理,按需配备第一书记。如今,贫困高发村落逐步补齐了基础设施建设短板,脱贫群众越来越多。

  工作要求要严。践行“三严三实”,扶贫开发是最好的课堂之一。广安市市长罗增斌对此深有体会,在他看来,扶贫开发要收到实效,关键在干部的作风要实,细化目标、落实举措、强化监督,每一个环节,都来不得半点虚假。罗增斌还记得,今年7月2日,在邻水县城北镇小渔滩村,和驻村干部一起研究如何针对贫困户具体状况发展种养业、改造危旧房,这位到任才半个月的驻村干部居然头头是道,把每家每户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后来听说他来后,把所有贫困户的家都走了一遍,又跑到县乡上找对口部门问致富路子。”

   给票子打底子探路子借脑子

  点击扶贫开发的N个政策红利

  新形势下开展扶贫开发,既要抓住重点问题集中攻坚,更要紧扣实际深化扶贫机制改革,构建务实管用的政策支撑体系。从省委十届六次全会提出的扶贫新举措中,记者梳理出不少全新的政策红利。

   给票子

  财政资金做小引子,撬动社会资金大盘子

  会议提出,要提高扶贫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重,加大对贫困地区一般转移支付补助力度。贫困地区新增财力重点用于扶贫开发。

  省财政厅厅长王一宏表示,财政提高扶贫支出是必然趋势;加大一般转移支付补助力度,可理解为“无条件”让渡资金给贫困地区,不再强制安排其用于某一项目,提高贫困地区扶贫自主性。

  财政资金不能完全满足扶贫开发的需要。按时完成扶贫开发任务,重要的是要通过政府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本的参与。会议提出,将实施扶贫小额信用贷款。

  省扶贫移民局局长张谷介绍,新政将给予每户最高5万元扶贫小额信用贷款,免担保、抵押,助其破解融资瓶颈。该政策年内将在全省推广。

   打底子

  扶贫线和低保线将“两线合一”

  遂宁市市长赵世勇带来一组数据:该市低保标准是110元/月,但全省的贫困线是年人均收入低于2736元,两条线不一致,不少贫困人口得不到基本的保障。

  全会提出,我省将研究贫困地区扶贫线和低保线“两线合一”实施办法,逐步把低保线提高到扶贫标准线。

  张谷介绍,把较低的低保线和扶贫线统一,有利于提高低保户收入,同时整合原分属两条线的扶贫资源,集中力量,提高效果。扶贫开发,将有望建立一个坚实的底部,构筑起农村居民社会保障安全网。

   探路子

  目标、任务、资金、权责四到县

  会议提出,落实扶贫目标、任务、资金、权责四到县制度,尽可能将资金项目安排交给县、审批权限下放到县。

  与会者认为,过去上述内容基本由省级安排,易出现上级要求和基层需求不符的矛盾。权限下放能提高县的自主权,提升扶贫精准度。

  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杨冬生介绍,每年全省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周转指标总量有限,贫困县将分到更大份额,以获得土地转让收益,为扶贫筹资。国土资源部已同意乌蒙山区、秦巴山区的国家级贫困县,可将周转指标在省域内流转,这意味着可进一步扩大级差地租收益,并与省内政策形成叠加效应。

   借脑子

  实施急需紧缺人才选育五年计划

  人才是贫困地区致富奔康的关键因素。会议提出,将实施“四大片区”急需紧缺人才选育五年计划,开展农业、教育、文化、卫生等专业技术人员对口帮扶贫困县,为贫困地区培养本土人才。

  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黄建发表示,为吸引并留住人才,将改变原整齐划一的人才优惠政策,为基层干部和各类人才扎根农村、安心基层创造良好环境。(记者 梁现瑞 熊筱伟 李龙俊 王成栋 陈岩)
  
责任编辑:张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