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要有能人引领 四川全面培育“种田CEO”大军

分享到:

 

 

 

  崇州引入农业职业经理人,以高标准农田建设为载体,建成稻田综合种养基地2万亩。仅此一项,种植户可直接增收3000余万元。图为崇州市隆兴镇的青桥育秧烘储股份合作社,工人正在忙着烘干稻谷。(记者 李向雨 摄)

  关注

  11月16日一大早,川西平原掩映在薄薄晨雾中,来自全省10多个涉农省级部门、21个市州分管市长和农民专合社、家庭农场代表,已穿行在崇州、大邑等地农田上,为“谁来种地”寻找答案。

  当日下午,在大邑召开的全省农业职业经理人培育现场会释放一个重要信号——发源于崇州、大邑等地的农业职业经理人探索经验将在全省推广,一支“种田CEO”大军将主导四川农田的未来。

  “实施乡村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关键要一批能人引领。”省农业厅厅长祝春秀表示,新型职业农民是我省农业农村发展关键,而农业职业经理人,则是新型职业农民的领军人才。

  问题倒逼

  田野里“长”出农业职业经理人

  年底将至,杨光忙着跟合作社理事长赵水伏计算收益。

  作为崇州白头镇五星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几年前从黑龙江聘请的“种田CEO”,杨光每年都要向股东们报告经营业绩。2016年,靠发展优质粮油、稻田综合种养和种养循环养猪场,杨光所在的合作社人均纯收入16954元,比全镇农民人均纯收入高出451元。

  在崇州,像杨光这样的农业职业经理人如今已有1883人,带动全市土地适度规模率达65%。以农业职业经理人为纽带的崇州共营制探索在全国已成为一面旗帜。

  这一创新源于问题倒逼。如今已是崇州隆兴镇副镇长的周维松,曾是崇州第一位农业职业经理人,他记得,几年前当地农民外出打工比例一度逾70%,撂荒地让人心痛,剩下的大多生产水平不高。

  周维松看到的问题,在全省农村普遍存在:农民老龄化、农业兼业化、农村空心化,个别地方耕地撂荒面积较大,目前,我省50岁以上农业生产经营者占劳动力总数50%以上;全省户均承包耕地面积仅5亩左右,耕地流转率仅34.9%,单家独户小农生产还将长期存在。“谁来种田”“谁来经营”制约着农业农村的发展。

  “前几年着力开展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初步破解‘谁来种田’,但受文化素质、生产理念等制约,农业生产效益、管理水平难以提升。”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培育农业职业经理人,就是选择一批理念先进、素质较高、能力较强的新型职业农民,提升其经营农业能力。

  成都先行先试,已有9142名农业职业经理人,聘用农业职业经理人和农业职业经理人领办创办的农民合作社6372家、家庭农场1828家、农业企业246家,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率达59.9%。

  “但全省其他大部分地方对农业职业经理人队伍建设必要性紧迫性认识还亟待加强。”正规博彩十大安全网站参事曹德骏在一份调研报告中指出。

  聚焦重点

  到二〇二〇年分层分级培养一批“种田CEO”

  “农业职业经理人是新型职业农民的关键少数。”全省农业职业经理人培育现场会指出,必须为推进农业大省向强省跨越提供强有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撑。

  我省为培育工作定下目标:以粮油产业为重点,因地制宜逐步向优势特色种养业拓展。到2020年,争取分层分级培养一批具有较强市场意识和管理能力、较高生产技能和经营水平、层次结构合理的农业职业经理人。

  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基础工程,“完善培训体系、提升培育能力、构建评价机制是3大工作重点。”

  我省将统筹大中专院校、科研院所、农广校、农技推广机构和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等各类资源,认定一批教育培训示范基地,同时整合、构建师资队伍,重点充实经营管理、创业指导、品牌建设、质量安全、资源环境、电子商务等师资,大力实施整省推进信息进村入户示范工程,提供在线教育培训、移动互联服务和全程跟踪指导。

  为提升培育能力,我省将把村组干部、种养大户、家庭农场主、农民合作社领办人、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负责人等作为重点培育对象,广泛吸纳返乡农民工、回乡大中专毕业生等,在大力培训现代农业生产技术技能基础上,更加注重职业素养和经营管理能力的提升,以农业园区、农业企业和农民专合社等为实训教学基地,建立起人员选择、培训管理、推荐使用的人才培养管理体系。

  构建评价机制将是一大重点。我省将制定认定办法和标准,实行高、中、初三个等级评价,由市县农业主管部门牵头组成评价委员会,每两年进行评价考核,给予维持、提升或降级,对不符合初级条件的取消资格,并建立退出机制,凡出现农产品质量安全事故等问题的,依规依程序取消资格。

  政策扶持

  攻克难点强化服务保障

  成都市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成都农业职业经理人从事粮食规模经营,可享受提高10%的补贴,以个人身份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对个人应缴部分给予60%的补助,凭农业职业经理人证书可获10万至100万元信贷支持,高含金量让这一身份充满吸引力。

  “培育难点和关键就是政策扶持,要拿真金白银,在培育初期,靠政策扶持引导,发展壮大后,再更多靠市场力量。”省社科院一位“三农”专家表示。

  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支持农业职业经理人会同新型经营主体作为申报实施主体,参与财政支农项目建设,将把农业职业经理人发展纳入相关支农项目统筹推进,同时加快研究完善社保、农业保险等相关配套政策,提供更多政策和资金保障。

  省农业厅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制定政策激发职业经理人对接应用科技成果的主动性,鼓励其与大中专院校、科研院所建立联系,合作研发和推广新技术、新品种、新机具。聘请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将优先承担有关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农业产业发展等财政专项,优先享受各类财政补贴资金,并适当提高农业规模化生产、循环经济、农机具等领域补贴标准。

  我省还将建立农业职业经理人人才资源信息库,促进在省内交流聘用。支持以县为单位设立农业职业经理人服务中心,鼓励建立和发展壮大农业职业经理人协会,鼓励农业科技人员对农业职业经理人实行结对挂钩、技术帮扶、入户指导,还将定期评选农业职业经理人优秀典型。

  “各地情况千差万别,按统一标准培育难度较大。”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各地要结合实际选择有条件的地方成建制开展试点,探索适合不同地区、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培育机制和管理模式。

责任编辑:刘怡